_罌粟

灣家人

TMR. Thoment -Sweet Love- 02.

*AU 大學/室友



*甜甜




繼上回的Instagram亂打卡後,Newt覺得自己走在校園時,總會被人 "觀察",讓他覺得一整個禮拜渾身不對勁。
結束一天的打工,他踩著步伐回家。
和Thomas不同,Newt選擇的打工是在書店其中的專櫃,一個專賣木製玩具的品牌。
而既然是賣玩具的地方,因此這裡總是不缺小孩的笑聲。

Newt喜歡這種純真的感覺。

同時他也擔任DIY教室的老師,有些來逛街購物的父母便會把孩子送到這裡,讓大人可以好好逛街,小孩也不必無聊的跟在一旁。

有一回Thomas到書店附近,就順道來看Newt,正巧看到他在教孩子們製作一個木馬吊飾,看著金髮男孩抓著小手,一筆一筆帶著他們替削好的木頭上色,那樣溫柔的表情,讓Thomas一整天因為實驗進展不順而疲累不堪的心頓時被融化。








「Tommy,我回來了」
少年朝屋裡道平安,順手將襪子扔進洗衣籃裏。
「辛苦了,今天還好嗎?」
男人從廚房探了頭,看著走向自己的戀人。
「有點累,什麼味道這麼香?」
Newt環抱住Thomas的腰際,給他一個微乾的吻。
「藍莓派,你洗完澡剛好可以吃。」
Thomas對金髮少年眨眨眼。

"You so sweet. tommy"
Newt加大了手臂的力道,打從心底因為男人的體貼而感動。
出乎Thomas意料的,他手指靈巧的向上爬,慢慢的游離到胸前。
「今晚我需要充電,我好想你」
碧眼男孩磨蹭著男人的頸窩,像隻討糖的貓附在耳邊呢喃。
Thomas看著少年的眼睛,給了他一個寵溺的微笑。
「當然可以,快去洗澡吧,你累壞了親愛的。」
Thomas在Newt的頸上親了一下,催他快進浴室。


烤好的藍莓派冒著白煙,Thomas泡了一杯熱巧克力,方才少年手冰冷的溫度讓他微微皺眉,擔心之餘,他從櫃子拿出杯子與巧克力。
Newt帶著自己的IPad 坐進鬆軟的沙發。
「我明天的班到七點,之後要去找Minho討論期末報告的內容」金髮少年在平板的行事曆增加了新事項,抬頭望向正端著杯盤的戀人。
「我明天下午到晚上都有排班,早上上完課就直接從學校過去了」 



「所以⋯?」 


「所以可能可以吃個早餐?」Thomas知道Newt想說什麼,期待什麼,而他也由著他,丟出理想的答案。Thomas在Newt身邊坐下,順了一下那蓬鬆的奶油色。

"Sure."
"Good."男人捏了一下Newt的下頜,順勢送了一口藍莓派進他的嘴裡。
即使一整天都各忙各的,兩人仍舊會撥出一頓飯的時間,好好地陪著對方。Newt其實很黏Thomas,但很多時候彼此的時間總是對不上,甚至有時候Thomas連回他訊息的時間都沒有,為此他總是會難過一陣子,在意很久。
而Thomas也決定一天中,一定要有段時間留給彼此,看到Newt那療癒系的笑顏,即使只能見一下下,他也覺得心滿意足了。
碧眼少年倚著男人的肩窩,喝完最後一口熱可可。Thomas舔去懷中人兒嘴角的巧克力,輕巧的欺上唇瓣。
"I love you"
"I love you,too"
兩人凝視著彼此,男人抵著少年的前額,鼻尖相磨,慢慢地貼上少年的唇。


***



Newt趴在Thomas的身上喘氣,完事過後的疲憊感讓他眼皮沉甸甸的。男人打橫抱起纖細的身軀,幫Newt穿上睡衣,將他安置在床上,並蓋好毛毯。他在Newt眉心烙下一吻說,他等等就回來。
Thomas穿上自己的睡衣,回到客廳收拾剛才的餐具。恢復原狀後他並沒有直接回到臥室。
逕自從冰箱拿出一瓶啤酒,靠著冰箱滑下,將臉埋在雙膝中。不是沒來由的悲傷,他想著Newt、愛著他、貪戀這樣的日子,但是最近因為同學們都在為畢業後的生活打算,Thomas和Newt也不例外。如果對方畢業後不打算留在美國,那該怎麼辦,到時候他一定無法忍受分離的痛苦。

男人用拳眼抵著自己的眉心,想藉此揉開糾纏一塊兒的焦慮,但他知道這終究只是徒勞。

他不敢想畢業後Newt會和他提起這件事,他不想和他分開,想永遠和他在一起、睡覺時抱著他、失眠的時候埋進他的髮絲,伴著安心的味道又能再次入睡、替他思考午餐要吃什麼、假日去哪玩。 

Thomas輕聲的啜泣,放棄擦拭淚水,曾經何時,他認為男生哭是一件有點懦弱的事,但他不管了,他擔心很久,想了很久,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沒有勇氣也無從下手。
時鐘指著一點,他快速的起身,把酒放回冰箱,用冰水醒醒腦,一併洗去淚痕。
回到被窩後,他往Newt身子靠近。
他忘記自己怎麼睡著的,忘記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恍惚的醒來後,他看到Newt輕輕的撫過自己的臉頰,還有因為擔心而泛著水光的眼神。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