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亲爱的,我懂你多少? 01


希望大家吃糖食用愉快//
甜到長螞蟻的長篇甜食wwww



逼自己长大,边伯贤已经习惯了。

夏季的无眠夜,边伯贤又从床上被闷醒。昨晚他就没有睡得很沉,也不想在床上发愣,便起身在床上坐了一会儿。
他抹了把脸,清晨的贫血让他视线里堆满星星斑点的白光,伯贤捏着皱起的眉梢,试图想缓解在脑门一抽一抽的头疼感。
凌乱的公寓四处堆著书,有哲学的、外文的、心里学的、美术的,餐桌也堆放着各种商品速写和交通工具的草图素描⋯
他是念设计的孩子。辛苦念设计系的孩子。
昨天打工完回到家已经11点多了,他胡乱的冲了澡,双臂因为这几个礼拜一直端着重物而无法克制的颤抖,连倒个水都要花上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
「啧⋯」
伯贤迁怒似的把水杯重重放下,他双脚无力的沿着冰冷的白墙滑下直接坐倒在地,让瘦身子倚着公寓里的一块角落。
少年将双腿收拢让脸可以埋在双膝间,修长的手指此刻正紧紧环着自己的大腿,泛白又冰冷的指头像是没感觉的掐进大腿肉,不听大脑劝阻的加大力道,骨节分明的手指没了血色。
而每掉一滴泪,自己的心就抽一下。

边伯贤在一个餐厅里当工读生,那是很特别的一家餐厅。
他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发现其他工读​​生都长得很帅很美,是几乎可以当偶像的颜值。
第一天上班他就被店长骂了,因为他把两个学生带向靠窗的位置。
店长告诉他,窗边的位置只能给美的帅的体面的有钱人坐,这样从外看进来才不会很没气质。
伯贤因为这个理由愣了好一段时间;第一个晚班,在即将闭店的11点多,来了三位隔壁健身房的教练,他发现其中一个穿着灰色背心的男生长得很帅,虽然三个人的身材外貌都无可挑剔,但是他就是觉得那个头发往后抓,下鄂棱角分明还有英挺鼻骨的男生非常的令人着迷,就像中毒一样。
「想好要吃什么了吗」
边伯贤带着职业笑容,说出今天已经讲了千百遍的话。
「呃⋯我要14盎司的沙朗牛排,然后一个巧达汤」
坐在靠走道的男生说。
「我也要沙朗牛排,但是我要21盎司。然后还要一杯可乐。」
在灰背心男生的对面,金发的男人说。
「你吃太多了吧⋯14盎司就很多了欸」带着妈妈语气的男生一脸唾弃的看向金发的同桌。

轮到那个男生了。伯贤看着他抬起头,和自己对上眼,「我也要沙朗14盎司,再加一个沙拉」
伯贤蒙了一下,迅速的眨去眼中的雾气
「啊⋯好的,那请问有需要喝什么吗?」
「那⋯我要喝奶茶」
男人发现他迟迟不敢再和自己对上眼,好奇地追着少年的视线,却意外发现他红透的耳根。
「好的,那稍等我⋯」边伯贤一抬头就看见那个正盼着自己抬头的男人挂着浅笑。

「一下⋯」


边伯贤低着头狼狈的躲回吧台,正懊恼着自己刚才居然看人家的脸看到忘记说话。
「伯贤哪,你的脸很红啊⋯还好吗」穿着一样制服的同事对于他泛红的耳根,一脸好奇。
「chen哪⋯你看那三位客人」伯贤用小指指向三人。
「他们⋯怎么了吗?」chen从吧台探头,手上擦杯子的动作依旧。
「他们⋯怎么样⋯?」伯贤小心翼翼的问着。
「哦,挺帅的嘛。怎么?你的菜啊」chen打趣的撞了伯贤的手肘,又再打量着那三个高颜值的生物。
「这个嘛⋯也许吧」伯贤缓缓自己的呼吸,再看向那个男人,没想到他俩的视线就这么对上了,对方还附赠一个笑起来成弧线的月牙眼。
伯贤的心脏很确实的怦咚震了一下。

而这一震,倒是将伯贤冷冰冰的心墙给震出了个小缝。

-TBC-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