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亲爱的,我懂你多少? 02

P.M 10:46
原本就是即将闭店的时间,真的没什么客人。

「您的沙拉」边伯贤将沙拉碗放下,他看见他们三人都直盯着自己的手腕看。

「谢谢,欸请问一下你的手这是怎么啦?」
那个妈妈语气的男生指向伯贤的手背,四条明显的伤口整齐的排列,白色的疤在暗红色的色素沉淀中间有些微凸起。

「额⋯这个呀,这个是猫抓的」
伯贤有些结巴的编了个谎,顺手拨了一下樱花色的头发。

「猫抓的也太多了吧⋯你连脖子上都是」金色头发的男生开始四处打量伯贤的身子。
边伯贤干笑的默默退开,又再一次逃回吧台。


「suho哥,你看他那个根本就不是猫抓的吧」金发的男生一脸 ''你他妈别想骗我'' 的表情看着走远的樱花色。
「Tao啊,这种事就别较真了」suho用力将了一下tao的头发,一脸无奈的喝起水来。
「世勋你怎么啦?」suho看见世勋皱起眉来,将手放在下颔,那是小忙内难得在思考事情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动作。
「哥⋯你说他会不会是想不开?」吴世勋用虎牙抵着杯口,让玻璃和齿尖撞出喀喀喀的声音。
「难说呢⋯」suho咬了一口盘里的番茄。

吴世勋是个很敏感的人,对于小事情。
他在健身房工作,遇到的人也不少,也许是职业病,让他会下意识去观察每个人的身材比例。
他有看过身材火辣的女生,也有看过肌肉匀称比例又好的帅哥,也看过身材瘦小的男生;但是当他看到边伯贤时,那个矮自己快一个头的身高加上细细瘦瘦的身板,虽然比他更瘦的人路上比比皆是,但那打骨子里的脆弱可不是一般人拥有的气场,仿佛一碰就碎似的。
而端着餐盘的手指白皙修长,当他拿着牛排盘时手臂稍一用力,就能看见肌肉线条缓缓延伸进灰色制服的袖子;但是原本纯净的皮肤上,却出现一道道笔直的疤,有深有浅,有些像是过了一段时间后隐下去了,然后再覆上新的。牛奶皮肤就这么的显得有些坑坑疤疤。
可吴世勋又看见他的手指啊指甲啊耳朵上的耳钉啊都干净整齐,像是有刻意呵护和保养的痕迹,撇开那些疤不算,边伯贤看起来像是自尊心极高且注重仪表打理的人。

或许是真有些什么吧⋯

所以在他再次出现在三人的桌前时,世勋又死盯着伯贤的眼睛。
或许是感受到视线,伯贤始终没有看向世勋的方向。
「你这真的是猫抓吗」一个和外表不符的低音从伯贤右边响起,他的笑容僵在那里,手却不自觉地想往后藏,但他还是干笑了几声。
「欸嘿嘿嘿,这个嘛⋯就随你们想像喽」

之后伯贤再没到过那桌去了,他知道吴世勋的眼神不断追着自己,追到让人浑身都不自在、追到心都扑扑跳的。

直到三人走向柜台买单,伯贤依旧不敢抬头看向吴世勋的脸,好像一对上眼就会被扒光秘密似的。
「喜欢就常来噢」
最后伯贤说了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溜进厨房,一股劲儿地刷碗盘。
「其实那三个男生真的挺帅的呢,那个黑发的男生长得一脸贵族脸啊」
Xiumin笑的一脸没心没肺,靠在chen的肩上一块儿看好戏。
「你又说谁帅了?晚上不想睡了吗?恩?」转头对趴在自己身上的xiumin说,Chen抬手从Xiumin的脖子往上攀抚,若有似无的撩过他的耳轮,五指深入发间,时轻时重地揉着,顺势让他往自己靠近一些。
「钟大⋯别这样⋯我错了」xiumin抓住使坏的手,五指紧紧扣上带到自己身后、两人身体中间的空隙。
边伯贤翻了一个超级超级大的白眼,貌似对两人无时无刻都要放闪光的举动感到不意外。
「金珉硕你干脆直接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算了」


「怎么?羡慕啊?羡慕就去追那个男的啊」
好像是为了等到这句话的出现,金钟大和金珉硕两个人一脸就是 ''我知道你喜欢他,看我们多懂你'' 的表情冲着边伯贤微笑。

「喜欢就去追吗⋯算了吧⋯他才不会喜欢我这种人」

边伯贤带着这句话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明明这几年来都是自己一人努力过来的,为什么,现在忽然觉得挺寂寞的呢⋯?

他将草莓牛奶口味的烟气给吐了出来,拿起手里的电子烟,又重重吸了一口。


到现在,无论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但自己心墙的一个小缝早已被温暖的阳光照耀,开始有了变化;就像原本波澜不惊的心海,被人投下一块巨石,扬起无止息的阵阵水花与涟漪,撩拨着边伯贤的心脏与理智。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