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亲爱的,我懂你多少? 03

他们俩再见面是一个礼拜后。

边伯贤在柜台和金钟大聊天,忽然一瞥,他看到那个帅教练晃悠晃悠地在店门口停了下来。
「欸欸欸欸,伯贤啊,那不是那个吴世勋吗?靠妖还不快去帮他开门」
边伯贤正想问为什么他知道他的名字时,就被金钟大推了出去。
正好吴世勋推了门进来,看到匆忙跑向门口的伯贤。
伯贤没想到两人一下靠了这么近,就这么定格在门口,跌进世勋的眼神里。

伯贤直直盯着世勋的脸,浓密的剑眉、雕刻般的精致轮廓,英挺的鼻梁,还有那双藏在长睫下灵灵动人的眼睛,粉润的果冻唇紧抿着,缓缓牵起上扬的弧线,随着脸部肌肉的拉扯,双唇又抿的更深了。
边伯贤咽了咽干涩的喉咙,他开始浑身发热,体内明显升起的燥意让他的耳朵渐渐变红又变热。

「不让我进来吗?」吴世勋笑了一下。

「啊…对不起对不起请进,一位吗?」边伯贤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低下头。

「对啊,今天就我一个人」吴世勋发现他又开始躲自己的眼神,樱花色的脑袋毛茸茸的,发旋上有一点点新长出来的黑色。

「好的,那这边请喔」伯贤机械式的举起手臂,走向刚摆好的单人桌。
端上水和菜单,他又逃回吧台去了。



「边伯贤你发什么呆啊,我快被你笑死了」chen蹲在吧台后,笑得直不起腰。
「你居然在客人面前呆掉,原来你也有这一天啊~我的好弟弟」xiumin倚在厨房和吧台交接门框上,一脸坏笑的调侃边伯贤。

「靠,我才没有呆掉」使劲的辩解,连耳根都红透了还不承认。

不管说什么都没用,伯贤赌气的跑进厨房,整个人趴在正认真做沙拉的主厨身上。

「灿烈...你看他们都欺负我拉」

「没办法嘛,谁叫白白的魂都被勾走了,当然要惋惜一下喽」朴灿烈露出白牙笑容,用干净的那只手捏了捏伯贤扬起的下颔。
伯贤以为灿烈会像之前一样替自己说话,没想到今天就这么的被补了一刀。

「孩子大啦,翅膀硬啦,不爱chen啦,不要我们啦」

哦不,这才是最后一刀。


「欸欸吴先生要点餐啦,伯贤快去啊快去」xiumin用力的把还在炸毛跺脚的樱花色狗狗给扯了出去,顺便给他一个''上吧,收服他'' 的欠揍笑容。
被推出去的伯贤正好对上世勋的眼神,看他那笑的月湾的眼睛,伯贤又咽了一下喉咙,战战兢兢的走向男人。

「你好,今天想吃什么?」伯贤又扬起职业笑容,拿着点餐点纸笔等待。

「我要沙朗牛排。」语毕,吴世勋将菜单阖上,仰着头看向有些傻愣傻愣的樱花色。
「额⋯就酱?不喝东西么?」伯贤歪着头,对他眨眨眼。

好可爱⋯

吴世勋差点要把这句话说出,一时慌的连忙摇头。
「不用不用。」
边伯贤并不懂他内心的挣扎,便自顾自的写好单子。
「那要稍等一下。」说完,他又迅速的逃回吧台。

免不了又是被橙包兄弟调侃一番,伯贤心里乐的轻松,因为再过五分钟他就要下班啦。
打好如意算盘,就在他要往休息室走时,却被chen一把拦住。
「这么急干嘛,把他的牛排送上再走嘛」
伯贤咬牙切齿的接过热呼呼的盘子,故意朝着xiumin的方向说着
「我要跟xiumin说昨天他不在的时候你都跟客人说了什么」便迅速离开吧台区,留下一对醋醰情侣。
「没有没有是他乱讲的啦⋯」
「⋯」
「真的啦,珉硕你要相信我啊」
「⋯」
「哥⋯我只爱你而已啊⋯」
「够了⋯晚上解决」
最后xiumin终究抵不过自己的倩倩用暖暖的声线叫自己声哥,只好留下暧昧不明的结尾,缓缓自己发热的身子。

「您的牛排」边伯贤无视两人的闪光,来到吴世勋的桌前。
然而男人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看向食物,反而盯着自己的手腕。

「你的手表挺好看的。」他对上伯贤的下垂眼。
「可是似乎有点太大了。」
「你的手饰们也挺适合你的。」
「你今天两手都戴满东西,想藏什么⋯?」

伯贤愣在当场,一句句的话堵的他一句反驳都说不出口。
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欸嘿嘿嘿,请慢用。」又用干笑带过,伯贤真觉得自己的面具快掉下来了。

在转身上楼后,立刻收起笑容,换好便服后和大家打了招呼就匆匆离开餐馆。
他的眼角瞥见吴世勋讶异的眼神,没和他再对视后便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中。

伯贤一脸焦躁的搭捷运回家,一路上他想起很多,很多以前的事情,那些被埋在心底深处的记忆碎片就这样硬生生地被捞出水面来,一一在边伯贤的心上拧了一口子的疼。

他闭上眼睛,却没有舒展眉间的委屈。
他紧紧握住了口袋里的美工刀,用的指腹轻轻的摩挲刀口。
一个寒颤,用力过头,他知道自己的小拇指被划伤了,而且流了好多好多血。

我真变态,居然会觉得这样有点舒服⋯
又回到以前了么⋯

靠着地铁门板,他看见自己的脸,
伯贤苦苦的笑了。
连同咸咸的泪水一起。


-TBC-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