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亲爱的,我懂你多少? 05



「怎么连kris都这样⋯」只有伯贤一个人没有笑歪在地上。

下午来健身的人比较少。
吴世勋在健身房里,他左右手拿着哑铃,帅帅的脸皱成一团。
「飞鸟也可以被你做的那么帅,也真是了不起」suho刚才做完伏卧撑,白皙的皮肤泛着水光。
「没哥帅啦」世勋多了笑意,却不见眼底。
「怎么啦?心情不好?」
「没,就是想到那个端盘子的男孩」
「你还真担心他啊⋯」suho玩味的看着吴世勋,没想到那小孩竟心虚的红了脸。
「我⋯我哪有!」
「行了行了,哥帮你」
吴世勋一脸蒙逼,但心中的大石好像放下不少,又投入了训练。
隔天suho和tao到了餐厅里,从八卦的橙包兄弟嘴里问出不少关于伯贤的事儿。
「伯贤超可爱的,他就是外冷内热的家伙啦,那个吴教练要追他可能要花很多精力来融化这座冰山喔」
「而且伯贤其实很辛苦,他是设计系的学生,也没有家人,我们跟他认识很久了,几个兄弟合伙开了这家店,他也是被我们应拖下来当服务生,不然他应该坐在办公室前等分红就​​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suho有点不太懂他们俩在说什么。
「意思就是说,他来当服务生,又可以多领一份薪水,这样他才有钱付房租,不然他会活不下去啦」
Suho和tao对看一眼。
「那他手上的伤口是⋯?」
Chen和xiumin两人沉默了会儿,最后是身为大哥的xiumin说
「这个的问题就要问他本人了」
Suho见他们俩不想多说,便谢谢他们,结帐时又多给两个人塞了小费。
两人离开餐厅的时候,suho把这件事告诉了世勋,只见世勋的脸色整个下午都很凝重。

傍晚下班的时候,他眼下忽然飘过一抹樱花色,他顺着方向看去,只见那个伯贤背着后背包,有点小驼背的走进地铁站,全身流露着疲惫感。
吴世勋觉得自己就像变态,鬼使神差的提着脚步跟着伯贤上了地铁。
过了四个站,吴世勋很庆幸他戴着耳机在闭目养神,并没有发现自己。
他跟着出站、拐了几个街口,看到伯贤从商店出来走进隔壁的巷子内,弯下腰。
吴世勋隐隐约约看到一只灰白色的猫咪从阴影处出现,正吃着伯贤刚买的猫罐头。
他只看得见少年的背影,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那个蹲在小巷子里的人儿更显得突兀,好像他跟这个世界是隔绝的。
边伯贤身手顺了猫咪的毛,然后他擦了一下眼角。
不知为什么,吴世勋觉得他有种在哭的错觉。
吴世勋继续跟着伯贤,拐了几个巷子口后,跟着他走进一栋公寓里。
在伯贤进门之后几分钟,他小心的走向那扇506号门,门外放了一个小盆栽,门上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三个工整的书写体:边伯贤

沿着原路走回地铁站,吴世勋脑海里不断闪过少年蹲下身,擦了眼角又摸摸猫咪的样子。

开了自家公寓的门,一声甜甜的猫叫从客厅传来,男人将白色带着斑纹的猫咪抱了起来。
「饿啦?马上给你吃罐头噢,好乖好乖」
刚沐浴出来,吴世勋穿着白色的浴袍,擦着正滴着水的头发,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他走到沙发上,猫咪立刻走到吴世勋身旁求抱抱。
男人单手把小只的猫咪抱到身上,一下一下的抚着。心里又想起那个樱花色的身影。他烦躁的喝了一大口啤酒,冰冰苦苦的味道在喉间扩散,气泡麻痹着口腔直达脑后,他闭上眼,不自觉地开口。
「你现在在干嘛呢⋯」




「我在忙呢钟大」
边伯贤洗好澡后迅速吃了碗泡面就投身于设计稿中,对着挂在耳上的蓝芽耳机无奈的回道。
「唉呀又不是今天,我是说星期五晚上啦」
「可是我的稿子截稿就是礼拜五啊」边伯贤起身将两张图在灯光下比较。
「那你就快点画完,然后星期五就跟我们去庆功就好啦」金钟大不厌其烦的一直帮伯贤想法子。
「我不去也行吧,你们去就好啦」伯贤决定选用右边那张图。
「你来嘛,听说kris的神秘男友会来欸,不想看看是谁吗?」
「唉呀你们去啦,我真的很忙的」伯贤拿起麦克笔帮方才选的稿子配色。
「不管不管,你一定要出现,不然我就把你画的吴世勋送给他哦」
Chen不给他反驳的时间,直接挂掉电话,转头和在身后的恋人对看。
「他答应了?」xiumin靠近他,一脸无辜的眼神让chen好生心动。
「当然,我是谁啊。」金钟大一把捞过xiumin,在他的唇上印了印。
「珉硕啊⋯你都不知道你这样有多可爱」说着说着,他又欺身压上恋人,将他的呻吟和反抗一口堵住。



「呀⋯金钟大那个死家伙⋯」边伯贤无言的拔掉蓝芽,烦躁的抓抓头发。
看着满桌的3D图,他索性走到厨房,泡了一杯即溶咖啡,扔了两块方糖,顺便打开冰箱,拿出两颗草莓,靠在水槽边吃着。

「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