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01

最近缺糖又遭逢巨大打击,一气之下就给发了出来......


音乐家x咖啡师

背景就是唯美的布拉格(撒花撒花









「要珍惜每个出现在生命中的人」







墨色的眼瞳中蒙着一层黯淡的忧郁。


张艺兴啜着无糖卡布奇诺,蒸腾的白烟袅袅自杯中,却暖不着心里的寒意。

脑海里尽是两人相处的画面,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映上心头,那声音,温度,令人留眷的爱恋情迷仍旧鲜明地流窜着每寸肌肤,太过于清晰。

不自觉的眨眨眼,酸疼的干涩感不明白是因为眼睛太干而流泪,还是因为忆起的事儿而流泪。


少年粗暴的拭去眼角的水渍,泪水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不停涌上,反覆的摩擦让眼角泛红带着撕裂般的疼痛,痛楚太明显了,所以他放弃挣扎任凭着泪珠滑落,原本两上表情就不多的他,此刻看起来真的像是大写的JPG。


默默的拭去脸上的两行泪,他又看了手机,舍不得删的合照上,两人笑得好不灿烂。



「请你的。」


视线里出现了一杯热可可,少年抬头,拧着眉心不解,下意识的拒绝眼前这男人的好意。

男人围着对比色的黑色围裙,白色衬衫没有皱折,袖口也没有脏污,给人一种简单俐落的印象,乍看上去是俊脸,只是深锁的眉心让脸上的表情难看到极致。

两人对视一下下,男子自顾自地坐到对面的座位,少年看向他胸前的名牌。




吴亦凡 - 店长




男人前倾身子,藏在衣里的项链顺势滑出领口。而链子上的对戒铃着悦耳的声响,在每每晃动的时候。

吴亦凡继续说着。

「我不知道是哪个混帐东西把你给惹哭了,不过既然他是个混帐,那就不要再为他流眼泪了」


张艺兴很清楚这是无意义的攀谈,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方才掉眼泪花掉太多力气,还是自己的逃避心理,又或是他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雕刻脸庞,他就是没有口出恶言想赶走对方的念头。


「你想说什么?」

张艺兴觉得吴亦凡的声音有种蜇人的钩子,像冬日中的暖阳,很舒服。


「我只希望你别哭,那种家伙算了吧,这是可可,喝吧。」

吴亦凡把马克杯推向对面的他。





张艺兴看着冒烟的热可可,心中淌着一股暖流

「对我这么好我可是还不起的」




男人并没有回答张艺兴的问题,反而淡淡的松开眉宇,大体表现得沉稳让人安心,没有轻浮,没有随性,眼底只有真诚。

少年拭去未干的泪珠,拿起杯子啜了口,浓浓的巧克力香瞬间融化在心里,丝绸般的柔软。

不知是甜食的帮助,还是男人说的话,出乎意料的,张艺兴向吴亦凡笑着道谢。


「谢谢你,店长。」


看见男孩的笑容,吴亦凡也笑了,原本就是好看的轮廓,笑起来露出整排整齐的白牙和浅浅的下颚,原本的距离感一下子减去三分。


「别叫我店长,我有名字的,你直接叫我吴亦凡就行了」


他收走马克杯。



「你呢」


张艺兴眨了眨和对方相同的眼眸。


「张艺兴,我叫张艺兴」男孩也回应了笑容,他笑起来很甜,两边深浅不一的酒窝仿若能蜜出水来,眼睛微眯就像刚睡醒一样,给人一种软呼呼的绵羊气质。






再见面是两个礼拜后的事了,张艺兴背着一把吉他,从飘雪的街道走进这古色古香的咖啡馆。今晚的人潮依旧一样不多,从外面看起来是古欧的建筑,门外有个小石子铺地的前院,正值冬天,院里的红枫只剩下干枯细枝,被白雪覆上,受不住的积雪就这么滑落;围栏旁有个小小堆起的雪人,替太过于复古的建筑添了点生气。


推开别打开字样的玻璃门,温暖的空气窜入身子里,夹杂着咖啡香,让冻红的鼻尖舒畅许多。


「欢迎光临,坐吧台可以吗?」面对这位小的短发店员,看见大大的蓝眼睛和可掬的笑容,张艺兴真心觉得是位很美的女子,将乐器安置在座位的一旁,解下厚重的衣物,身体轻盈不少。




「好久不见了」吧台后方,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吴亦凡擦着冰滴壶,对张艺兴笑了一下。

「好久不见!吴亦凡」


这次不再是梨花带泪的神情,男孩亲切的语气就像相识多年的朋友。


「你今天想喝什么?」


揉揉眼,带着三分倦意「你决定吧」






他大概好几天没睡好了吧,黑眼圈挺重的。

看着他,吴亦凡得出这样的结论。


「那就喝助眠的薰衣草奶茶吧。」说着说着便从矮柜里拿出茶包来。

对面的人儿顿了没有很长的时间,随即又露出笑容。


贴心的男人。

看着他,张艺兴得出这样的结论。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张艺兴也跟吴亦凡交换了许多彼此对音乐和艺术的想法,吴亦凡知道,张艺兴从大学时代就当了交换生来到欧洲学音乐,先是在奥地利,匈牙利,捷克一路往上走,到了布拉格便深深被这里的艺术气息给吸引,毕业后又到这里来作词作曲,虽然老板一度极力反对他不待在国内,因为毕竟是公司签了约的作曲家,但却因为张艺兴的灵感需求和再三答应一定会准时把曲子寄回去的保证,才让老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手一挥就让他收拾行李出国去了。



店里的人不多,早已到晚餐结束的时间。

没有嘈杂的交谈声,杯与盘碰撞声时而清晰,时而溶于略带苦涩的空气中。

原本吴亦凡还想继续和他聊聊,张艺兴却像是想到什么的从椅子上直起身子。


「我还有作品没完成」张艺兴收起笑脸,在脸上谱出淡淡的灰色。


吴亦凡不语。




少年拿出自己的电脑,戴上耳机,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吴亦凡见他专心地盯着萤幕,轻声地从吧台走出,静静的站在少年身后。张艺兴没有发现男人看着自己的电脑早已一段时间,全神贯注在曲子编排上。


「这边加一点大鼓,过门的份量才够,然后这段钢琴改成弦乐器的和声会比较不突兀」


吴亦凡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出现,张艺兴像是被吓着的抖了一下。


「你......站在这里多久了?」后知后觉的问了似乎没什么意义的问题。



「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吴亦凡撑着椅背和桌子,张艺兴觉得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吴亦凡的项链再次从领口滑落,微热的链子碰触少年的耳轮,敏感的肌肤泛起红泽,张艺兴能闻到男人身上的香水,带着薰衣草的檀木味儿。



很好闻的呐。



顿了三秒不差,张艺兴眨了眼回神,转头定睛在电脑萤幕上,试图镇定自己,掩盖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好......好的,我现在就试试...谢谢你了」


吴亦凡看着有些慌忙的张艺兴,笑弯了嘴角。

一副得逞的样子,他变本加厉地在男孩耳边说:


「星期五晚上没事对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手机给我一下」




男孩傻愣傻愣的点点头拿出手机解锁,看着吴亦凡把电话输入到自己的通讯录里。

离开咖啡厅时,吴亦凡还笑着送他走出门外。

回家的路上,看着一路的白雪,张艺兴一边懊恼着自己为何总那么容易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之余,又一边期待着星期五的约会。




-TBC-

不管经历了什么事

我还是很爱这片繁星

照亮着大地

暖着心窝

这篇就是甜甜的糖,希望大家喜欢


还有以前看我其他文的亲故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因为以前的文笔渣,那些旧文现在我看着都觉得碍眼,所以在调整好之前,我会先删掉,不好意思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