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02




第一次看到吴亦凡穿着除了白衬衫与黑裤的打扮,天冷的晚上,人潮众多,远远,男孩便看见在对街角站着的男人。



一米八七的身高在人群中很容易找到,身穿灰色的毛呢大衣,系着纯白色的针织围巾,黑色窄裤和黑靴,十足的帅气范儿,让好多经过的女孩频频回望。

反观自己,张艺兴觉得自己蠢到不行,因为赶做音乐差点错过时间,连衣服都没换,穿着灰色的居家针织毛衣,黑色工作裤和白色懒人鞋,随便戴上一顶帽子便冲出家门,一路狂奔,看到镜子反光才发现自己戴上了最傻气的绵羊帽,手里还抓着一件来不及穿上的连帽外套,整个人完全就是狼狈两个字。



双手握紧后背包的背带,张艺兴低着头走向对街的吴亦凡。







「不好意思...等很久了么?」他偷偷看了一眼吴亦凡。

男人的沉默让张艺兴抬起头,却看到吴亦凡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知道我穿得很邋遢但求您别这么看我啊我做音乐做到刚才啊后天就是交件...唔嘤...?!」张艺兴自顾自的解释,却被颈子上温热的触感给打断句子。





「冷么?」



吴亦凡闭上眼解下自己的围巾系上张艺兴白皙泛红的脖子,低沉又磁性的声线浸润着满满的担心。

大脑断线,此刻张艺兴看着男人的眼睛,深邃的黑眸盈着暖意,溢出的柔情包覆着张艺兴整个人。张艺兴眨眨眼,蠢蠢的回着话。



「啊…谢谢」



软绵绵的触感和带着薰衣草和檀木的气味又侵袭着张艺兴的鼻子,他特喜欢这个味道,喜欢到让一直抗拒围围巾的他捧着这圈软绵绵的毛线们蹭蹭又吸吸,半张脸都埋进去了。



吴亦凡看着这位少年,俨然就是只幼羊,一举一动都能撩起身为男人的保护本能。



「走吧」他舔舔干涩的嘴唇,一手搭上少年的肩。



















吴亦凡领着张艺兴来到自己常吃的馆子,是和朋友们开的店。



推开店门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义大利面香,参着淡淡的罗勒。吴亦凡告诉张艺兴,朋友们当时一起合伙开了两家店,他和金鈱硕金钟大负责咖啡馆,金钟仁和嘟暻秀则负责义大利餐厅,金氏兄弟的大哥金俊勉负责两家店的重大决策和财务管理,最近因为钟大和鈱硕做的上手,自己也渐渐放手和金俊勉一同处理行政相关的杂事,在重大决策上出点意见就行,也可能是个性使然,他一点也不想做麻烦又累的事。
所以那几天会在店里只是心血来潮想回复回复做咖啡的手感罢了,这么刚好的,就遇到了张艺兴。







「所以我很幸运喽?」张艺兴听到这儿笑了,顾不得嘴里还有一口面还没吃完,黏糊糊的说着。

「是啊,you are the lucky one.」吴亦凡看着小羊把双颊塞的鼓鼓的,笑得开怀。



张艺兴看着眼前高冷的帅哥露齿笑着,露出牙龈和整齐的白牙,煞是好看的眼睛仿若一畦畦温热的水泉,在张艺兴的心尖上淌流着,整个人都暖烘烘的。







哎呀...不好。







张艺兴掩盖自己的心虚继续低头吃着面,在心底升起的粉色泡泡噗噜噗噜的淹没了他整个人,让他的耳尖红的好像能滴出蜜。



一切都看在吴亦凡的眼里,他笑着拿起纸巾,唤了他一声。



「你脸都快掉进碗里了,抬头」



才刚抬头,吴亦凡一个欠身,拿着纸巾附上张艺兴的唇。



「别吃这么急,没人跟你抢的」



张艺兴仍旧一脸懵逼,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吴亦凡早已收回手,继续享用自己的义大利面。







在充斥着张艺兴的粉红泡泡、和吴亦凡有意无意制造的暧昧氛围下,两人结束了晚餐。



「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在店门口,张艺兴看着吴亦凡。

「那作为回礼,你再陪我去一个地方」不给张艺兴想的时间,吴亦凡拉着人就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要去哪里…这么晚了」



张艺兴被吴亦凡牵着手,温热的手心与自己的不同,关节有些老茧摩挲着张艺兴的手指。



手被紧紧握住,张艺兴的心脏狠狠地撞了一下,感受着从手心传来的温度,他没有甩开手,加大步伐来到吴亦凡的身边和他并行。



吴亦凡扬起嘴角,带着张艺兴到停车的地方。一台复古的米白色Morgan出现在张艺兴眼前,因为布拉格不常下雨,所以吴亦凡把车顶收起来了。



「你的车好美」坐进车里,少年用着欣赏的语气呢喃。

「我也很喜欢,这是我的第一部车,它跟我好多年了。」吴亦凡踩下油门,转头看张艺兴。







「冷吗,冷的话我把车顶拉起来」男人看着兴奋的少年。



「没关系,我想吹吹风呢,都没有机会这样感受布拉格」张艺兴将手伸出车外,微微探出头。



异国的街道很安静,路上只有一点未融的积雪,还有点亮夜晚的瓦斯灯,此刻他俩缓缓驶过街道,张艺兴干脆将头趴在门板上,看着街上的房子一间挨着一间,有的暗有的亮,少年眯起眼睛惆怅了起来。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一个家呢...?















车子驶离市区,穿进黑压压的树林中,张艺兴把头缩回车里,双手不自在的交握,一脸不解的看向吴亦凡。
吴亦凡像是感应到他的变化,将右手覆上少年的双手,要他别担心似的握住。可少年肌肤那股冰凉让他皱起眉。



「你的手好冰,是不是冻坏了?」吴亦凡将张艺兴的左手放进自己口袋,再握紧他的右手。



张艺兴将脸再次埋进围巾里,悄悄看向男人。



又过了一会儿,穿越了树林,越过好多弯,有上坡有下坡,吴亦凡终于在一片草原中停了车。张艺兴看着吴亦凡,只见男人解开安全带,往男孩这儿凑近,忽然,椅背向后倒,张艺兴倒吸了一口气。

原本就是两人坐的车,所以位置十分宽敞,整个人将脚伸直躺在椅子上也不成问题。吴亦凡笑得一脸温柔,伸手抚向少年的脸颊,捏捏被冻成红色的鼻​​子,然后手指了指天空。



此刻黑色的天空被无数的碎星缀成一片银白色的,一闪一闪,闪进张艺兴的眼眸、闪进他的心。
吴亦凡将少年眼中的惊喜收进眼底,也和他一同躺下,看着这片璀璨的星空。







万籁俱寂,两个男人,两颗心,一个频率。







「我以为…我以为银河是只能在书上看见的景色,原来…亲眼看见是这么…」









「悸动。」



吴亦凡将张艺兴的话接了下去,他看着少年,水灵的双眸映着点点星光,折折生辉。吴亦凡深深望着张艺兴,张艺兴也看向深邃似海的双眸。



张艺兴从来不相信,原来这世界上还是有如此懂他感受的人存在,即使什么都不必说,即使只需要彼此一个眼神、一个心跳。
此刻的美好,都不容许任何事物打扰他们,吴亦凡牵起张艺兴的手,温暖低沉的声线不急不缓的和着星光和凉风流进空气,流进张艺兴的耳里。



「艺兴,我在你的眼里看见无垠的宇宙,看见温暖的希望,更看见你的好,也许我不了解你眼底的故事,看不见你心里的伤口,但是,从今以后,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疼你、爱你、了解你、保护你、逗你笑、陪在你身边、跟你在一起的机会?」







张艺兴看着吴亦凡的双瞳,柔情似水的勾起自己心头最柔软的一面,甜甜的、暖暖的、让名为吴亦凡三字的人儿滑进他的心尖,心里那本是淌着血,痛得苦不堪言的破口此时此刻,充斥着温热的暖流,慢慢地被止住了血、止住了疼。



他握紧男人的手,将嘴角弯起给了他一个又深又甜的酒窝。



「即使我有很多故事、即使我的生命早已满目疮痍,你还是一样想和我在一起么?」



像是承诺、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张艺兴的不安,吴亦凡感受到了。



「艺兴,只要你开口,我会为你摘星星、把这片星空揉进你怀里送给你,我也把我的世界都给你。艺兴,我爱你,你给我机会,和我在一起吧!」







张艺兴眨眨泛着水气的眼眸,将吴亦凡的手掌贴向自己冰凉的面容。







「我可是...很难搞的...」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