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05

希望这章有甜到大家〜



「回答我!」

电话里的人加大了音量,张艺兴的身子震了一下,随后开始小小颤抖了起来。

「我...」

他正不知道该说什么时,手机便被抽走,转头他看到吴亦凡皱起眉宇,瞥了一眼屏幕便按了挂断,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一把将还愣在一旁的张艺兴搂了进来。

大手轻拍着背后,一下一下的顺着少年的呼吸。

张艺兴伸手还住吴亦凡的身子,将自己深深黏进男人的胸膛,用力吸着他身上的檀木香。吴亦凡心疼的加大拥抱的力量,一边落下碎吻在他的发梢,一边说着让人安心的咒语。

「没事......没事了......我在这儿呢......」

「以后是不认识的号码就别接了,我在的时候就拿给我,我帮你接」

「没事了......别怕......」一句句令人安心的话为张艺兴打了剂强心针,让他心暖得几乎要掉下眼泪。

吴亦凡没有问张艺兴那是谁,也没有去猜。他知道男孩会告诉他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现在他需要的是一个被爱着的感觉,和一个真实让他有安全感的避风港。

等到张艺兴不再颤抖后,吴亦凡松开他,少年的眼睛泛着水气,接着又躲进男人的怀里。半响,一个闷闷的声音在怀中响起。

「他是我前男友,对我挺过分的,明明甩了我说我烦,这阵子又一直搔扰我要复合,他是个喜欢搞虐待的变态,我巴不得逃的远远的,都逃到布拉格了,他竟然也能追来,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办了......」

吴亦凡的眉头更深了。

虐待狂,跟踪狂,败类,这些词汇一一闪过脑海,他明白为什么张艺兴会将自己的心关起来,也明白为什么做爱时他会像个雏儿一样怕疼,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渣将艺兴摧毁成这个样子。

「没事了,我保护你,有我在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少年微微颌首,抬起头给男人一个淡淡微笑。

「谢谢你」

「跟我谢什么」

刚才从张艺兴拿起手机的时候,吴亦凡便站在张艺兴身后,看着自己捧在心尖上宠的小羊儿因为一通电话吓成这样,心疼的不得了,最后直接烦躁的抽走他的手机,一把抱住张艺兴。

吴亦凡转身从衣橱里拿了一件束口运动裤和一件灰色的卫衣给张艺兴,让他换下。看着小羊换衣服的时候,他眼底的黑愈发深沉。

其实在遇到艺兴之前,他不是没交过几个男朋友,可却没办法像对张艺兴这样的上心,他曾也以为自己就是所谓薄情的男人,不懂情情爱爱,也不需要。但遇到张艺兴后,他才真正懂了什么叫爱,什么叫宠,什么叫疼,当他看到张艺兴在咖啡厅里哭得无声掉泪,又才知道什么叫心痛。

不是不懂爱,只是没遇到对的人罢了。

「想什么这么入神?」张艺兴换完衣服,看到的就是吴亦凡的眼睛没有焦距地看着自己,连张艺兴来到他面前都没有发现。

「想你呢。」吴亦凡回过神,看着张艺兴身上穿着自己的衣服,皮肤上充满自己印上的吻痕,此时此刻正站在自己的房间里,莫名就觉得心情大好。

两人走出房间,张艺兴指着墙上的照片。

「你也去拍写真啊」

吴亦凡把手环在张艺兴的腰上,站在他身后。

「没呢,那是之前我和珉硕他们出去玩,大家拍着玩的」

「那你们挺专业的,模特儿和摄影师都是」张艺兴笑着不拆穿他。

「真的,你看,这是在我们咖啡店里拍的,那时我还是金色的头发」吴亦凡指了左上角那张他在喝咖啡的照片,金色的侧分,发根带着栗色,黑色的高领毛衣显得他白皮肤和深刻的五官。

「这张呢,是被偷拍的」吴亦凡又指向另一张照片,那是他一身运动装,单手上篮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长出一些黑色,用着发箍箍起来。

「这张是上个月,我和俊勉去公司喜宴,那时好多各界权威都来了,我特紧张」吴亦凡指着右下角那张他穿着西装,头发梳成一个黑狼奔,眼波流转着精炼与能干,还有神态自若的自信。

张艺兴不说话,看着吴亦凡一张一张照片指着给自己说明,看着各种各样不同样貌的吴亦凡,听着各种各样不同故事的吴亦凡,每个模样的他,都让张艺兴深深着迷。

「怎样的你都让我好喜欢」

他掂脚在吴亦凡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敢点火?艺兴你好样的....」

愣了一下,男人收紧在腰间的手臂,开始在小羊的脸上胡乱的亲这亲那,还亲到脖子上去,让张艺兴咯咯笑的左右闪躲,最后用力捂住那张坏嘴吴亦凡才停下,两人在走廊上玩来玩去,你逗我我逗你,说要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

张艺兴和吴亦凡一同下楼,男孩走在前面,回头来看他。吴亦凡趁他回头的时候,那起手机喀擦,把小羊儿回眸一笑给拍了下来。楼梯本来就建在窗边,阳光透着窗户洒進进室内,像一层金粉薄薄的盖在两人身上,张艺兴也看着吴亦凡的样子。用仰视的脚度再看吴亦凡,他真觉得说男人像大天使也不为过。

两人就这么对视,谁也不想移开视线。他觉得他帅的媲美天使,他觉得他可爱的媲美天使,同样都被彼此的气场死死吸住,同样地感觉对方很美好。

同样的,心心相印。

直到张艺兴意识到他手里拿着手机,他才出声打破这美好的画面。

「你拍我」他嘟起嘴。

「你好看我才拍」吴亦凡笑得理所当然,他推着张艺兴下楼,两人走到客厅去,而张艺兴也没去计较照片的事,反正之后自己再拍回来就行了,不急不急。

看到窗边摆着一架钢琴,眼睛一亮他便走过去。

「你会弹琴?」吴亦凡看着小绵羊跃跃欲试的神情,他也跟着到窗边。

「会呀,对作曲家来说呢,钢琴是很重要的」

吴亦凡挑了一下眉,他从一旁的琴架上取下大提琴,拉开椅子坐在钢琴前,侧着脸面对张艺兴。

「你会不会弹萧邦的大提琴奏鸣曲G小调?」吴亦凡开始调音,转头看了少年。

「啊,那首萧邦生前发表出版的最后一首作品对吧,那挺难的,你这儿有谱吗?」张艺兴起身在身后的书柜翻翻找找。

「上面灰色那本」吴亦凡告诉张艺兴,自己也开始拉长音暖暖手。

交换一个信号,两人便用带着光的眼神一起开始了这次的协奏。钢琴与大提琴一唱一和,像是在竞技,又像是在玩耍,时而紧凑的奔跑,时而躺下静静观星。

悠扬的乐声在室内回荡,因为两层楼的关系,共鸣效果很好,两人都忘情的沉浸在音乐世界里。

第一乐章结束,张艺兴和吴亦凡对了眼,两人都笑了。

「你琴拉得很好」

「你也弹得很好」

无需说什么浮夸的漂亮话,两人都明白对方对自己的赞赏和认可。吴亦凡眨眨眼伸手拨了一下男孩前额的浏海,看向时钟,五点二十分。

「要不要吃晚餐?」

张艺兴也看了时钟,他伸了懒腰,点点头答应。

「想吃什么?义大利面?」吴亦凡揉了张艺兴的头发,走向厨房。

「哈哈,又吃义大利面,你是不是特爱吃义大利面呀?」张艺兴笑嘻嘻地跟着吴亦凡,他坐上吧台桌子,看着吴亦凡在冰箱内找食物。

「也不是特喜欢,就是觉得味道不错,你不想吃我们可以换别的。」吴亦凡来到吧台边,两手又撑在张艺兴两旁,将他禁锢在里面。

「我很爱吃的,就吃义大利面吧,,,欸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这姿势?」张艺兴好笑的看着吴亦凡。

吴亦凡没回话,只是眯着眼睛细细端详起张艺兴,然后逐渐拉近彼此的距离,近到鼻尖快相碰的三公分。

「......我们......下次在这里试一次好不好?」语毕,吴亦凡还故意的在张艺兴的耳边哈了一口气。

「你...都想些什么!」张艺兴面红耳赤的推开他,跳下吧台,想逃出厨房,却被吴亦凡长手一捞,捞进怀里。

「好好好我流氓,乖,别跑,待我身边儿」男人笑得一脸宠溺,讨好似的在张艺兴嘴角边亲一口,便转身处理食材。

张艺兴实在拿他没辄,哼赤哼赤的跑到他身边,看吴亦凡正着手备料,又看着他仔细剁碎肉末和蕃茄洋葱,不逊色于专业厨师得流利刀工和火侯控制,张艺兴又被他迷住了一次,但过没多久男孩像是意识到自己看着他发懵的行为,又装做没事的跑去另一边看面烫得怎么样。而吴亦凡早发现了他那小心思,但也没拆穿他,就是嘴角上扬的继续做菜。

不一会儿,在两人不停歪腻,吴亦凡的毛手毛脚和张艺兴不断偷吃的情况下,两人份的蕃茄肉酱义大利面就这么隆重的被装盘带到餐桌上了。

这次两人没再坐对面,而是依偎在一块儿的坐在一起,黏腻黏腻的吃完晚餐。张艺兴捧着两人空了的碗盘到水槽去,将碗洗好放到沥水架上。

「时间不早啦,我要回去了,明天就是交稿日,我必须回去做最后的小修改。」吴亦凡虽然舍不得他就这么走了,却也不能说什么。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张艺兴整身的行头几乎都是吴亦凡的,吴亦凡帮他穿戴好,围好围巾,无非就是深怕小羊儿着凉,细心的不行,可张艺兴却看的出吴亦凡正闹着脾气,根本不想要他走。于是从后面抱住正在穿外套和拿车钥匙的男人说

「我还会来的嘛,只是几天不见而已,乖乖的?恩?」

吴亦凡转过身来,亲上他的嘴唇,舌头探进他的口腔里,渐渐加深这个带着恋恋不舍的再见吻。

「回家要跟我传讯息,说好了」吴亦凡扬起小拇指,左了一个打勾勾的动作。

张艺兴被他这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勾住他的小姆指,还在两人勾住的地方用力啵了一下。

「说好了」

吴亦凡这才心满意足的载张艺兴回家。




-TBC-

这章真是特歪腻,糖罐子不知都打翻了几个...

这年头太多虐心的事了,不嗑点糖真的会死(叹气)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很有爱的感觉?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