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08

最近更新比较不定

对不起了......






一声门锁开启的声音让张艺兴抬头看向门口,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黏进屋子,张艺兴立刻抄起砧板上的刀子,颤抖的面对那个笑得怪声怪气的人。

「艺兴啊......」那人慢慢的走向厨房,却被门口的溜冰鞋拌了一下。那人瞥了一眼,原本不在意,后来却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和张艺兴不同尺寸的鞋,还有沙发床上吴亦凡的外套,那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换上面目狰狞的面孔看向张艺兴。

「你居然让别的男人进来......?」张艺兴颤抖着后退。

「你居然敢背着我让别人进来......?」男人一步一步地靠近,发红的眼就想恶鬼一样,好像要把人吃的骨头都不剩。

「周任......我和你......早就结束了......你这变态......不要靠近我......」张艺兴双手握着刀子,虽然有防身武器,但他的手却抖得厉害,步伐也一直往后退。

「你这个......恶心的贱货!」那人忽然用力地大吼,朝张艺兴冲过来。

张艺兴身子一震,手上的刀子匡啷一声掉落在地,周任一把死死掐住张艺兴的脖子将他压倒在地,双目狰狞,两只手的指节发白,张艺兴连声音都发不出,只能扭着身子不断挣扎,双脚不停地乱蹬。

吴亦凡开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他上来就是一脚,踹在周任脸上。跪下看着卷曲在地上不断捂着脖子咳嗽咳出泪的张艺兴,他咬紧牙根抱住男孩。

抱住他的那一刻,他感觉张艺兴缩了一下,虽然没有继续闪躲,身体却抖得厉害。

「乖......没事了......我来了......我在这儿......」吴亦凡一下一下顺着张艺兴的呼吸,心疼的都碎了。

「哦?这就是你心骗到的男人吗?......」周任话还没说完,就被吴亦凡又打了一拳。

「闭嘴......你他妈给我闭嘴」怒意四溢的低音回响在室内,吴亦凡又往那人胸口补了重重几脚,然后他拎起周任的领口

「你如果再出现在这里,我就杀了你,听到了没?」他放开周任,只见他狼狈地爬起来,捂着胸口,笑的倡狂。

「我还会回来的......张艺兴......你逃不掉的」补上这几句话,他恶心的笑着跑出了门。

张艺兴整个人缩在厨房柜子的地上,他环抱住自己的小腿不停发抖,吴亦凡把门锁好,慢慢走到张艺兴身边,他和他一同坐下,用他的腿将张艺兴圈在里面,吴亦凡一手揽过张艺兴的身子,整个人将小羊儿逡得紧紧的,他没有说话,只是抱着他轻轻的摇啊摇,像妈妈安慰哭泣的孩儿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艺兴伸手抱着吴亦凡。

看着刚才那个疯子那样对待张艺兴,要是这时候张艺兴是自己在家,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他又搂紧怀中的羊儿,细吻轻轻浅浅的落在他的发梢,每个吻,每个抚触都是满满的心疼。他的手很大,一下一下摸着张艺兴的头,将他更往怀里带。

张艺兴靠在吴亦凡的怀里,如果,刚才没有吴亦凡,刚才他没有来救自己,那他是不是就要死了?脖子还在隐隐作痛,小羊儿抓住吴亦凡的衣服,鼻尖埋进柔软的毛衣里。

「对不起......」开口就是一句道歉,吴亦凡捧住他的脸。

「道什么歉呢?」他抹去张艺兴脸上的泪痕,看着颈子上被抓的瘀红的手指印,他起身要去找医药箱,却被张艺兴抓住手。

「你要去哪里?」张艺兴紧张的抓住吴亦凡,手上的力道不小。

「我哪都不去,我去拿药帮你擦擦,能站起来么?来,我抱你」吴亦凡伸手穿过少年的膝窝,将张艺兴抱往沙发床,让他躺着。

张艺兴微微倾身从桌上拿了一罐消炎消肿的药罐,挖了一些就往脖子上抹,指尖带着颤抖的往脖子伸,吴亦凡坐在他的身旁,握住他的手,挖走药膏,让张艺兴躺下,自己俯下身,半压着张艺兴,轻柔的往瘀血的地方上药。

张艺兴看着男人替自己上药时心疼的眼神,明明他现在在担心的人自己啊,到底在不满足什么呢。

顿时觉得自己方才的不安很愚蠢,张艺兴的眼泪又落下了。吴亦凡看张艺兴不说话掉着泪,以为自己弄痛他了,连忙收手。

「还很痛吗?我轻点我轻点」

张艺兴摇摇头,环着男人的脖子,在耳边小声的说

「我爱你」

吴亦凡看着张艺兴,张艺兴看着吴亦凡,男人大手抚着男孩的面容,浅浅的吻住他干涩的嘴唇,不带情色的吻,他很轻很温柔。

「我也爱你,那么可以告诉我,刚才你怎么了吗......?」

张艺兴歪头。吴亦凡再次开口,扶起张艺兴让他坐起来和自己对视。

「为什么推开我了?」

张艺兴低着头,过了半晌,软软嚅嚅的说

「我说了你别讨厌我...」

「傻羊儿,我怎么会」他亲了小羊儿的脸颊一下。

「我问你,那双溜冰鞋是谁的?这项链又是谁的?你家里成对的杯子......那些东西....」张艺兴越说越快,他看着吴亦凡的脸,越说越没底气。

吴亦凡看着激动的羊儿,心里又是揪紧又是心疼,原来他一直没有给他的小羊足够的安全感么?

他捧住张艺兴的脸,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艺兴......对不起......我一直没告诉你」吴亦凡说着,眉宇紧紧皱着。

他告诉张艺兴,自己以前曾有过恋人,却没有像对张艺兴那样上心,也没有对别人如此动情,虽然项链的确是当初要送出去的,可在他带着礼物和来到相约的餐厅时,他却看到他和别人说有笑的样子,那人'转头瞥向吴亦凡,眼神冷冷的又转回去,抬起左手撩了头发,刻意露出无名指上的婚戒。

吴亦凡捏紧手中的礼物盒,就像自己的心一样,被捏的生疼,无法喘气。

后来他就把两条项链变成一条,戴在脖子上,让两枚戒指相依相偎。

吴亦凡原本不打算再把他们分开,却在看到张艺兴的时候动摇了心,又听到张艺兴在湖上的告白,他觉得自己像是找到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就将项链解下戴往张艺兴的颈子,连同自己的真心也一起拴在他身上了。

小羊儿的脖子白白净净很适合带项链,看着项链,吴亦凡走神的严重,爱人和自己带着相同的信物,而这样东西好像就该属于张艺兴似的那样适合,不能给别人,只能是他家张艺兴的。

不知男人说到哪部份时,张艺兴就已经爬进他的怀里窝着,听着他的心跳声。

「所以艺兴啊,我真的喜欢你,也爱你,爱着有着可爱酒窝的张艺兴,爱着现在在我身边的张艺兴,爱着只属于吴亦凡一个人的张艺兴」

吴亦凡摸着张艺兴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好温柔。

「我不应该怀疑你的。」张艺兴又往吴亦凡怀里蹭,紧紧抱住他。

「但我真的挺缺安全感的」

「我知道」

「我只有你了」

「我知道」

吴亦凡说完便扣住张艺兴的下巴,带着蛮力和霸道撬开他的贝齿,闯进他的口腔,谈不上温柔的交缠,两人力道一次比一次用力,像两头发狂的野兽一般恨不得融在一块儿。

吴亦凡将张艺兴压倒,脱去他身上的毛衣,张艺兴也把手伸进吴亦凡的衣里,把他的衣服脱掉。

情动十分,什么话都没说,你要我,我要你,用最简单的一句话,诠释对彼此的心意。




艺兴啊,我世界里没有太阳和月亮,也看不见星星从云朵里透出的光,现在是黑是白我不明了,我只知道我要紧紧抓住你,疼你一辈子。


好喜欢你渲染我生命的感觉,吴亦凡,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TBC-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