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10

两人到吴亦凡家已经是晚餐十分,因为周任那场闹剧,两人也没心思吃午餐了,吴亦凡把食材打包,一并放进后车厢。今天他开了黑色路虎,和另一台morgan比起来实用性大了不少。



两人下车,拿着张艺兴的行李和食物,吴亦凡先把食物放到厨房,随后跟着张艺兴开始整理带过来的东西。

原本他只带一点点,后来又发现自己脚的尺寸和吴亦凡不一样,于是把鞋子全部都打包走了。

「你怎么这么多一脚蹬...」吴亦凡看着张艺兴将地上一字排开的vans懒人鞋摆进鞋柜,又惊讶又傻眼。

「好穿嘛」张艺兴摆好鞋子后,就拿着霸王龙和电脑还有几件衣服走上楼梯,走进吴亦凡的房间,打开比自己还高的衣橱,挂进自己的,又走进浴室,将牙刷放进杯子里和吴亦凡的一起。



等到全部都布置完了,张艺兴蹦哒到吴亦凡旁边,蹭蹭他的胸口,和他撒娇。



「我住进来了」张艺兴小声的说,尾音还带着喜悦。

「欢迎你,我的小羊」吴亦凡给了张艺兴一个结实的拥抱,随后拉着张艺兴走下楼。

「我们吃晚餐吧」

张艺兴忽然想起来今天从中午就没吃东西,现在才意识到肚子饿了。跟着吴亦凡来到厨房,他挽起袖子,继续中午的活儿。

张艺兴和吴亦凡做菜是一大享受,他的手很大很巧,技巧很棒,动作流畅不会太急或太慢,画面就像在拍电影那样美好。

吴亦凡觉得和张艺兴做菜十分温馨,小羊的手很白,虽然刀功不怎么样,但是他总是会把萝波切成各种可爱的形状,或是拿着食物玩了起来,还会喃喃念着说我等等要吃你了哦、你真是只肥肥的猪等等,充满童趣和笑声,就像新婚夫妇那样。吴亦凡自己做菜的时候总是安静,偶尔他心情好,会开个古典乐听听,偶尔会让钟仁他们几个来家里玩个几天,但却被那几对情侣闪瞎了眼。



两人吃完饭收完厨房已经九点多了,张艺兴洗完澡,穿着整身灰色的运动服,他抱着笔电在床上敲敲打打,等吴亦凡出来。吴亦凡穿了咖啡色的浴袍走出来,身上还有水滴,坐到床边,他套上睡衣,吹好头发也爬上床去。张艺兴盖上电脑,伸了一个懒腰,把大灯关了,钻进被窝。

吴亦凡点了他那边的小夜灯,撑起头看着他心爱的羊儿,张艺兴抱着霸王龙,也侧过身看着他。男人笑的温柔,男孩笑泯酒窝。

两人都想睡觉了,可却舍不得闭眼,彼此就想看着心上人,多一秒是一秒。



「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它」吴亦凡戳了霸王龙的眼睛。

「我睡觉很容易做恶梦,如果睡觉的地方太空的话。所以我的沙发床小小的,娃娃抱枕毯子很多,虽然没有翻身的空间,但是能够睡得很安稳。」

吴亦凡回想他看到张艺兴的家,又看着张艺兴。

「霸王龙很强大,抱着他感觉他会保护我」小羊儿说到这儿自己都不好意思地偷笑。

「很幼稚吧我」

吴亦凡深吸了一口气,抽走娃娃安在床头边,把张艺兴捞过来,亲了一口。

「我也很强大,我保护你,以后我就是你的龙。」

张艺兴没说什么,只是紧紧黏住吴亦凡。



茫茫世界,想要遇到一个知心的人,确实很难;芸芸众生,想要遇到一份难得的爱,确实也很难,但张艺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正因他遇到了吴亦凡。

寂静的布拉格开始飘起雪花,寒冷的11月底,张艺兴第一次觉得心不冷了。







夜深三更,吴亦凡被一阵声音给吵醒,他睁眼便看到张艺兴额角的汗珠,身子不断的颤抖。

「别…放开我......求求你...别...」张艺兴小声的说着梦呓。


吴亦凡半卧起身,抬手附上张艺兴皱成一团的面容,轻声地唤着他的名字。
「兴儿...兴儿...你醒醒...兴儿」吴亦凡小幅度的轻晃着他,可张艺兴挣扎的声音越来越急促,突然的,他睁眼,一把推开吴亦凡。



「别碰我!」张艺兴手挡在身前喘着气,结果发现这里不是自己家,又看到一脸担忧的吴亦凡,他紧绷的身子一瞬间放松下来。

吴亦凡向前抱住张艺兴,一下一下地抚摸他的背脊。

男人的气味和温度让张艺兴安心的想哭,随着眼泪一颗颗滑落,他啜泣,揪紧吴亦凡的衣襟,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对不起...我以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推开你的......呜呜...」
他心里依旧惦记着下午自己推开他的事儿,就连现在,张艺兴也把吴亦凡推开了。他总是这样,拼命将每个对自己好的人推离身边。

张艺兴哭得撕心裂肺,一声一声,哭碎了吴亦凡的心,紧紧拥住哭泣的羊,他自己也鼻酸了,他逝去眼角上的泪水,抬起张艺兴的脸,身子因为啜泣还不停的颤抖,脸上都是眼泪,眼睛水汪汪的,吴亦凡吻掉他脸上的泪珠,用腿把小羊儿圈起来。
「不哭了喔...乖乖的噢...你的大龙陪着你...来,你看你的霸王龙在笑你喽,不哭了不哭了」
张艺兴被吴亦凡逗笑了,接过霸王龙,他露出甜甜的酒窝。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不哭了」张艺兴吸吸鼻子,抱着大娃娃的模样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没说你不能哭,你休息一下再哭吧,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委屈的不安的都要跟我说,哭得这么难过,我的心都被你哭碎了」吴亦凡皱着眉头,用着心疼的表情看着张艺兴,他啄啄小羊的嘴唇,又啄啄他的脸颊,想让他别这么僵硬。
「真不哭了,谢谢你,吵到你睡觉了」张艺兴回吻着吴亦凡,顺便拉着男人一起躺下。
「这么生分干嘛,再这么有礼貌我就惩罚你了」吴亦凡拍着张艺兴的背,想安抚他到睡着。
张艺兴其实很累,这么一折腾,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手里还紧紧抓着吴亦凡的睡衣。男人看小羊睡着了,眼角还是湿润,拨开他被汗水打湿的浏海,吴亦凡缓缓的起身,想把张艺兴的手拿掉,可他却死死抓紧不放,最后他只好把上衣脱了,光膀子走下楼,拿了椅背上的厚毛衣套上,开窗走到室外的露台。
外面刚下完一场雪,凌晨四点多的天空依旧黑漆漆,星星只剩零星的几个光点微弱的闪着,吴亦凡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老吴...医生也是要休息的好吗...」电话一端接起来,是个很好听的声音。
「伯贤哪,刚下手术台?」吴亦凡笑着。
「老吴你是不是傻...精神科不用上手术台」
「哦我忘记了,亲爱的边精神科主任」
「去死吧你,干什么这么晚打给我」边伯贤笑着呛他,两人的友好程度就像认识很久的故人,而事实也是如此。
「那什么...想问你,如果因为之前发生过的事而睡不好晚上做噩梦,这怎办?」吴亦凡揉揉眉心,看向二楼的位置。


「...你发生什么事了...?」边伯贤的口气变成了边医生,他放下手里的咖啡,靠在椅背上转着椅子。
「不是我...是我恋人」
吴亦凡大致告诉伯贤艺兴的状况和周任的事儿,应边医生要求也把两人情史大概说了一次。


「老吴啊...你这回...栽可深了...」边伯贤意犹未尽的笑。
逗着腿上的梦龙,他其实挺欣慰的,认识吴亦凡快十年了,很多事情边伯贤看在眼里,跟他熟到都知道他是个心寂寞的人,心看似冷,其实需要有人捂热慢慢地加温,最后陪着他把温度维持,两人的相遇,感知到了彼此的相似,于是两人毅然决然的把手摆在彼此被冰雪覆盖的心上,用手、用情、用爱来融化。
「首先呢,他有一点忧郁倾向,当然,这个问题只要你陪着他就会好转,再来是比较严重的问题,张艺兴这个是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症状,也就是所谓的PTSD,以前被伤害的经验难以愈合,而这些心理创伤的经验会不受当事者的控制不断重复再现,也就是所谓的''经验再现'',也有人说''回朔'',你刚刚说他会做噩梦,那就是创伤在睡梦中出现,有些严重的,甚至会在白天出现,有时候不只是视觉,可能还会出现当时的声音和幻影。
「所以最好不要让他再回到过去那些地方,家也暂时别回,反正他现在住你那儿。在这之后他一定会不断的把自己孤立,有些时候可能一个场景或一句话就会让他反应很激烈,这都是正常的,最重要的是,你绝对不可以有不耐烦的态度或者是言语出现,只要有一次,他就会完全对你失去信赖了,这不能怪他,你现在下定决心要陪着他,那就要陪他走过这段时间,说不准多久,但是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吴亦凡,以后会很辛苦,你...做得到么?」

吴亦凡低着头,他安静听完边伯贤的话,他没有足够的自信,但是为了他的张艺兴,他愿意。


「我不会抛弃他的」

吴亦凡像是下了什么决定,眼底的浑沌变得清澈,他重重哈了一口气,跟伯贤道谢后,起身回了屋里。
伯贤挂了电话,看着房里的书柜,陈列着各种医疗书籍,他又浅浅笑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一杯热咖啡出现在视线里,伯贤接过,他看着有桃花眼的大男人,将头靠在他的肚子上。
「老吴有归宿啦,这回真的成了」边伯贤喝了一口咖啡,啵了一口男人的嘴。
「终于啊...改天叫他请吃饭」
他也啵了一口伯贤。
「灿烈啊...」边伯贤看着和自己一样穿着医生袍的男人。

「我喜欢你...」
朴灿烈听着伯贤的每日告白,他笑着把他抱起来放上床。
「我也喜欢伯贤,所以你该睡觉了」


艺兴啊,我爱你你爱我,只要知道你我的心意是一样的,那再苦再累,我都替你扛下。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