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11

吴亦凡进到屋子里后,在沙发上坐着,看着天慢慢变亮,他起身去煮咖啡。

心不静,只要恍神,冲出来的咖啡就会不好喝,上一次他心里这么烦躁还是在加拿大的母亲出车祸的时候。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细口壶,把这杯复杂的咖啡喝掉。

他走到房间里,看到张艺兴仍然陷在被窝里,抱着霸王龙一只手抓着自己的上衣。吴亦凡脱掉带着寒气的毛衣回到被窝里。

他看着张艺兴的睡颜,心里想了很多事。两人从相识那刻就是吴亦凡主动追他,他总觉得自己就像青少年的恋爱一样,栽进去了就是一头热地追求对方。

到底为什么会被张艺兴吸引,其实吴亦凡也不是很明白,也许就第一眼,就是第一眼,他看到张艺兴第一眼时,就觉得他是自己的命中注定,那么刚好的,张艺兴也是这样想,两人一拍即合,很多事都是默契,两人也没事先说好,有时候约会,结果彼此手上都买好了给对方的饮料或是早餐,感受到恋人在意自己,虽然饮料喝不完,但是心里却甜的不得了。

吴亦凡倾身亲了一下张艺兴,把他怀里的娃娃和衣服轻手轻脚地抽走,牵起落空的手,十指相扣,张艺兴睁开眼,看见吴亦凡。

「早安」吴亦凡给了张艺兴一个眨眼,小羊儿眯着眼给他一个甜腻死的酒窝。

「早安」

张艺兴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吴亦凡床上,吴亦凡又在自己旁边,整个人开心的不得了,似梦非梦,真真实实,热恋期的粉红泡泡填满胸口,吴亦凡用鼻子蹭蹭张艺兴,张艺兴也皱着鼻子扑向男人。


「总觉得......你好像有点不一样」张艺兴枕在吴亦凡的手臂,仰视他的男人。

「哪里不一样?」吴亦凡挑眉,把手放在小羊儿的身上。

「就......」张艺兴想了一会儿,讲不出个所以然。


「因为我更爱你了」吴亦凡压了一下手,浅捏了一下张艺兴的腰肉。

「你没个正经......」张艺兴拨开吴亦凡的手,滚了一圈把被子裹在身上,整个人就像紫菜卷。

吴亦凡笑开嘴,看着张艺兴笑的合不拢的模样,仿佛昨天哭的脸都歪了的人不是他一样。


「兴儿」吴亦凡正色看他,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高兴,也说不上严肃,男人的眉宇微微皱起,但嘴角上扬,张艺兴等着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不管你以前受了多少伤,过得多痛苦,那都是从前,我不能回到过去不让你经历那些,但我可以从现在开始给你新的记忆,虽然......我没有自信,但是只要你相信我,我们就能走的很远。」

张艺兴低下头,忍住不让泪水掉落。他没有被这么对待过,也许在遇到吴亦凡之前他不懂爱,也没遇到爱,所以说不清楚心里这种被溢满的感觉,涨涨热热的,既舒服又以点喘不过气,整个人都要澎起来似的。

吴亦凡明白他的小心思,虽然张艺兴总是很容易想很多,感觉好像很难猜透的人,但只要留心观察,就会知道其实他呆呆的,心口不一的表情总会藏不住地出现在嘴角或是眼尾,以至于吴亦凡现在好像有点猜得出他的小羊儿在想什么了。

「兴儿,你值得被爱」吴亦凡捧起张艺兴的脸,眼神柔和又温暖。

吴亦凡总是让人觉得他游刃有余,什么事都能处理得稳稳妥妥,好像在他身边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似的,可说到底张艺兴还是个男儿身,虽然他知道自己肯定是个受,可有些时候,他还是希望自己也能够为自己的恋人做点什么,毕竟爱是双方互相的包容与付出相互交织而成的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

张艺兴吸吸鼻子,看着吴亦凡。

「你也是,你也值得被爱」

「所以就算你心里有什么,想发脾气想哭泣都没关系,虽然我没有像你那么强大,可是小羊还是很厉害的,喏,我的肩膀给你靠」

吴亦凡看着张艺兴拍着肩膀对自己挑眉,对于男孩鼓励自己的方式,吴亦凡打聪心底觉得窝心,也许他的张艺兴没有自己想得脆弱。他捏捏张艺兴的脸,和他一起去洗漱。


真好,被爱的感觉真好。






日子一天一天过,转眼之间到了12月底的圣诞节,吴亦凡邀请了朋友们到宅子里聚会,张艺兴和边伯贤医生意外地很聊得来,两人一下就变成好朋友,手牵手勾肩搭背的在屋子里布置圣诞袜和花圈。金家兄弟们也来了,金俊勉拿了两瓶红酒和一瓶香槟放到桌上,金钟仁拿了四只烤的香喷喷冒着油花的烤鸡来,金鈱硕和金钟大两人从不远的圣诞树林砍了一株好大的圣诞树回来,安置在窗外积雪的绿台上。

都暻秀在厨房里和朴灿烈医生与吴亦凡三人一起制作圣诞大餐,顺便闲聊。

「吴亦凡啊......你老婆挺可爱的哦,不知不觉就拐跑我家白白了呢」朴灿烈撞了一下吴亦凡。

「是你家白白拐跑我家兴儿」吴亦凡挑了一下眉,将切好的蔬菜放进锅子里。

「这里还有别人好吗」都暻秀推了一下眼镜,把水倒进锅子里。

都暻秀看了一眼一直在偷吃烤鸡的金钟仁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你这笨熊怎么还不来救我。

「艺兴艺兴,这是不是放左边一点比较好啊」边伯贤挂着圣诞袜,头上戴着麋鹿角,模样十分可爱。

「都可以都可以,伯贤哪,你小心点哦」张艺兴看着边伯贤,莫名觉得这个医生很好相处。

「艺兴艺兴,我们等下去外面堆雪人吧」伯贤拉着张艺兴窗户开了就想往外跑,结果两人都被抓住衣领往后拖。

「多穿几件再出去吧」朴灿烈说。

「这件穿上,帽子要带,手套戴好,冷不冷?」吴亦凡说。

两个小朋友最后都被裹成一颗球,圆鼓鼓的跑出去玩雪了。两人开心的在外面滚雪球,圣诞树下被堆了两个大大的雪人。吴亦凡看着外面的小羊笑得开心,眼神又进了几分宠溺,朴灿烈站到吴亦凡身旁,递了一杯红酒给他,视线也落在外头玩耍的恋人上。


边伯贤和张艺兴在滚雪球。


「艺兴啊,你和亦凡在一起他没亏待你吧」边伯贤滚着雪人头。

「哈哈哈,他对我很好啦,可是我有点羡慕你和灿烈」张艺兴滚着雪人身体。

「我和灿烈?怎么说?」边伯贤把雪球弄圆,又从地上补了一些雪。

「就是......你们职业一样,不会没有话聊」张艺兴在雪人肚子上戳了三个洞。

「你觉得你跟老吴没话聊吗?」边伯贤把雪人头放到雪人身体上。

「也没有,就是很多时候我觉得他挺迁就我的,我跟你说,其实......」张艺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手上的雪把话隐了下去。

「你说,我听着呢」边伯贤露出微笑,轻轻撞了张艺兴一下。

「遇到吴亦凡之前,我遇过一个男生,他对我很不好常常把我伤成重伤让我进医院,最近他好像知道我在这里,追过来了,我真的觉得很恐怖也很害怕...

「我知道我精神状况不是很好......亦凡他也很常被我弄的很心烦,我和他在一起不应该总是让他一直照顾我的情绪,这样久了他一定会很累的...而且我又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就想的很多很负面,我真的很怕他会觉得我烦......」张艺兴越说越焦急,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边伯贤虽然还是笑笑的,但是他心里很明显知道,张艺兴的问题比他原本所想还要严重多了。他的个性使然,所以他心思细腻,他的过去使然,所以他不敢依赖别人,本是该被爱的孩子,却因为过去的伤痕不停折磨,边伯贤看过太多这样的例子,多数人最后不是彻底疯了就是自我了断。

「艺兴啊,你知道,吴亦凡他以前其实有教过男朋友,但是很快就分手了,都说他是个心很冷漠的人,我认识他快十年了,遇到你之后,他的生活才开始有了点人味儿,脸上也比较有表情了

「艺兴,吴亦凡不是完美的人,他也很需要你,对他来说你是必要的存在,虽然他有时候笨拙了点,迟钝了点,但是他真的很努力给你快乐,用各种方式爱你,所以你也要紧紧牵着他的手,告诉他,你有收到他的心意,艺兴啊,要相信自己,也相信他,你们会变得更好的,相信我说的,好吗?」边伯贤俏皮地对他眨了眼,戳了一下张艺兴的酒窝。

对于边伯贤的这番话,张艺兴既感动又高兴,他对边伯贤点点头。

「我相信你,谢谢你,伯贤」张艺兴上前拥住边伯贤,紧紧地。

「谢什么呀,我们可是小受line啊,以后有事就找我,没事也可以找我,我等你」边伯贤吧唧一口在张艺兴的脸颊上,两人又笑笑地继续堆雪人,还打起雪仗。





「谢谢你」吴亦凡接过酒杯,晃了晃,视线依旧不变。「都是自己人,谢什么」朴灿烈拍了一下吴亦凡的肩膀,拿酒杯敬了他一口。

朴灿烈知道吴亦凡担心张艺兴,同样自己和伯贤也是,所以伯贤有机会就会陪张艺兴玩,偷偷带他做些心理治疗的游戏和咨商。

「这次别再放手了,老吴」朴灿烈语重心长的说,将视线停留在吴亦凡的剑眉上。

「我不会的,这次......我会好好抓住。」吴亦凡看向朴灿烈,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而朴灿烈笑开嘴,露出闪亮的大白牙。





-TBC-



抱歉跟新的慢,开学之后码字的时间有点少,希望大家圣能继续喜欢这篇很甜的小脑洞,比心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