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13

对不起各位有在追随这个连载的小天使们,让你们久等了



在浴室洗完后,吴亦凡抱起张艺兴,张艺兴像猫一样软绵绵的趴在吴亦凡身上,他露出贪婪的笑容,闻着吴亦凡身上的浴袍味道,随着男人一晃一晃上楼的脚步睡着了中。

吴亦凡将他的羊儿抱上床,替他盖好被子,将准备好的礼物放进他和伯贤两人掉好的圣诞袜上。

看着穿着白色浴袍的张艺兴,吴亦凡坐到他的身边,看着和前几日相比面色红润许多的张艺兴,他伸手上上他的脸,而张艺兴漾着他的酒窝,像是无的蹭上吴也凡的手。

「今天...开心么...」吴亦凡轻声的说。

「唔嗯....」张艺兴又蹭向他的手臂,不知道是不有有听到吴亦凡的问题,也许只是下意识的闻到习惯的味道或习惯的触感,张艺兴很放心地凑过去。

吴亦凡自己也钻进被窝,亲一下张艺兴的额头,紧紧抱住他一同睡梦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张艺兴觉得腰酸得可以,又看着自己披散在身上的白色浴袍,敞开的领口看见点点红痕,雪白的肌肤已被蹂躏过的痕迹。

「醒了」吴亦凡伸手捞过小羊儿,一手放上他浑圆的臀。张艺兴捏捏吴亦凡的鼻子,摸摸新长出来的胡渣,吴亦凡还没张开眼睛,大手从臀上滑到背脊,他的手来回在光裸的背脊上抚摸,摸的张艺兴心痒痒的。

「吴亦凡...」张艺兴开始撒娇,整个人趴到吴亦凡身上,感觉到一股重力后,男人缓慢地睁开眼。

「怎么了...」男人翻过身,从本来趴着的变成仰躺,抱住张艺兴。

「没有...」小羊亲亲他的喉角,亲亲他的锁骨,张艺兴伸出舌头时,吴亦凡很明显的惊讶了。

早晨带着甜甜的空气环绕着彼此,两人用自己的身躯唤醒对方,缠绕无尽的吻和双手的抚摸,吴亦凡,张艺兴,此时此刻他们只觉得自己好幸福,幸福到想让时间停止。

两人磨磨唧唧歪歪腻腻了好久,虽然错过了早餐早已接近午餐,而且家里还有客人,两人依旧只看着对方,专心一意的享受彼此的存在,感受体温和对方的气味。

在门外的金钟大和金鈱硕两人听着里面时不时传来的笑声和嬉闹声,十分犹豫要不要敲门叫他们出来吃饭,两人对看一眼后还是决定敲门,然后扔下一句吃午餐了拔腿就跑下楼。

听到敲门声和钟大的声音,吴亦凡拉起小羊儿,两人对看一眼相继换衣穿服一起下到餐厅。

张艺兴穿了吴亦凡的素色卫衣,穿着黑裤,吴亦凡也是一样的打扮,而张艺兴在书桌的黑盒子上取代吴亦凡挑一一对耳环,然后拿起一旁的香水罐喷了一点在自己和吴亦凡的手腕上,张艺兴摪了摪耳后,让香水沾上颈子。

看到两人走下楼,在餐桌上的边伯贤用暧昧不行的眼神看着张艺兴,心领神会的张艺兴脸红到都可以滴出水,唯唯诺诺的跟在吴亦凡身旁,就像小羊儿一样。吴亦凡感受到气氛的变化,其实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他真的很喜欢圣诞节这种大家聚在一起欢乐的气氛,爱人在侧朋友在旁,张艺兴的酒窝没有掉下来过,简单吃完饭后大家开始交换礼物,名义上是交换礼物,事实上大家都准备了每个人的,是大家都收到了八分礼物。

张艺兴收到了一只很大的霸王龙,是吴亦凡送他的,边伯贤和朴灿烈两人合送一个beats耳机,金鈱硕和金钟大送了一双袜子和一件根外套,都暻秀送了一本巴哈钢琴谱,金钟仁送了一条黑色围巾,金俊勉送了一本书。吴亦凡则是收到各式各样的表和手饰,边伯贤和朴灿烈两人还刻意的送他两条一模一样的项链,说是不小心买到一样的,要他就收下。而聪明如吴亦凡,他当然知道这两个鬼灵精怪的老朋友想做什么,他挑了个眉,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小礼盒放进口袋里。

张艺兴和伯贤开心地分享礼物,他的泰迪朴灿烈送他的也是一只大娃娃,他们俩幼稚的拿着彼此的娃娃打闹,追得满客厅跑。对于这两个孩子气的人,其他人也不以为意,各自又聊着天。

过几天就是新年,一群人决定在吴亦凡家过年,当然,这不是经过吴亦凡同意的,不过往年的惯例也是这样。

下午的阳光从挑高的玻璃窗边撒下,吴亦凡拿着一杯冲火的咖啡坐在窗边,看着众人,看着张艺兴,看着他的酒窝和腼腆的笑容。

认识吴亦凡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不常笑的冰山,爱慕他的人多,但接近他的人少,张艺兴的出现确实让他的朋友们惊讶不已,总是铁齿的他口口声说自己不会走上这条路,可谁知道呢,只是他还没遇到张艺兴罢了。金钟仁曾经又问了他一次“老吴啊,怎么样,还说不说自己一定不会爱上男人吗?”不疾不徐地说

「我不爱男人,我只爱张艺兴」

从那次之后,金钟仁便重新定义了吴亦凡这个人,谁说他心高气傲不懂爱,只有还没遇到对人的罢了。面对爱的时候,有人会变得犹豫不决,有人会变得大胆妄为,那是因为每个人对爱的定义不同,爱给人的定义也不同,它是一个抽象的艺术,透过时间,空间,甚至双方的生命洗礼,让爱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无价之宝中。

吴亦凡爱张艺兴,张艺兴爱吴亦凡,两人将彼此的生命蓝图放进爱里,让此份爱变得有重量,重新定义爱的价值,爱里有你有我,慢慢用时间去渲染彼此生命,他们走得慢,花了更多时间去感知对方的存在,再一点一滴的揉进回忆里收藏。

有了你生命变得不一样,吴亦凡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

大部分的人都准备回家去收拾行李,过两天再来这里,只剩下灿白夫妇还赖着不走。

「我们要住到明年,吴亦凡绝对不会赶我们走的对吧」朴灿烈搭上吴亦凡的肩膀,在他耳边又小小声的说「放心,不会打扰到你和艺兴办事的」还附带了一个油油的眨眼。

张艺兴并没有特别想什么,只是拉着伯贤到客房去。

吴亦凡和朴灿烈两人看着自己的爱人如此开心,身为治疗师的边伯贤看到张艺兴比刚开始看到好很多的面容,他也很欣慰。

张艺兴的出现改变了吴亦凡,好的改变让大家也觉得挺好,原本冷冷的人现在变得有温度,待人处事更加圆融,这也并非坏事。


-TBC-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