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16





玩了一会儿两人就这么相拥睡着了,半夜时张艺兴口渴得爬起来,看着熟睡的吴亦凡,他也没想叫他起床,于是他自个儿走下楼,到了厨房倒水喝。
来布拉格后也快迈入第五年了,原本他以为自己注定孤独一生,作曲写歌偶尔跳个舞见见鹿晗,却没想到生命中却出现了这么个吴亦凡,感觉就像是命中注定的要让他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遇见这个人、爱上他、和他在一起。
张艺兴并没有特别的信仰,人生波折起起伏伏,这几年他也习惯了一个人,用差不多的生活方式活着,虽然平淡,他也没觉得不好。可此刻,他非常感谢上帝让他遇见了吴亦凡,不晚也不早,天时地利人和,他觉得自己很幸福。
张艺兴从冰箱拿了早上做的蛋糕,就着保鲜盒拿汤匙挖了几口,酸甜酸甜,他浅浅的笑开了酒窝,喝着热开水,想着明天要做什么,他忽然想到手机不知道被放去哪儿,在房子里兜兜转转。

「啊…在这里啊」
他在客厅的桌子上发现自己失踪已久的手机,点开屏幕时,张艺兴脸上的笑容瞬间僵掉,身子也紧绷了起来。


『未知来电—3』
『未读讯息—1』



『我来找你喽』


张艺兴整个人缩在厨房的角落里,他颤抖的点开未读讯息,短短的一行字一下就看完了,只见他将手机扔到地上,一脸惊恐地看着手机,好像那只手机是个碰不得的定时炸药。
张艺兴双手抱着头,十指在发间胡乱的拉扯,他焦躁的咬着指甲,眼匡里沾满了泪水,身子抖个不停,只能不停地往后缩才能让他保持坐着的姿势。抬头看了一下二楼吴亦凡的房间,他用力的捂住嘴,不想吵醒吴亦凡,他默默的留下两行泪,泪珠沿着泪痕不停地往下落,滴在地板上也好衣服上也好,张艺兴没办法阻止流不停的眼泪,他的嘴也无法克制的想大叫,可他拼命的捂住嘴,就怕自己吵醒吴亦凡。
张艺兴觉得自己心好痛,那些早已被他封尘已久的记忆现在一一涌上脑海,他在床上的挣扎、躲着皮带挨打而关进小小的衣柜、打电话向鹿晗求救却被铐在床上不停的被凌辱、鞭打、身上多了好多个烧伤烙印的痕迹,最后是鹿晗发现不对劲儿,怎么都联络不到张艺兴,到他家之后才救出伤痕累累躺在客厅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
张艺兴蜷缩在地上,整个人抖个不停牙齿不停打颤,他死命地抓住靠近心脏位置的布料与皮肤,力道大到都破皮开始渗血了。皮肉上的痛远远不及心里那块被搅烂的血肉,他想要阻止渐渐蔓延至全身恶心与刺痛感,于是拼命的在身上留下红痕与小伤口,可光是这种小小的皮肉之伤无法挡住那些沁入骨椎的凉意与恐惧,他伸手打开离他最近的柜子,丧心病狂的翻找利器,锅碗瓢盆的金属碰撞制造出不小的声响,此刻张艺兴实在无暇去管会不会吵醒吴亦凡这件事,他只想缓解那些旧回忆所带给他的灼疼感,这个柜子没有翻下一个,很快的他在第二个柜子里找到了一把小面包刀。
看着手里握着的刀刃,眼神里同时充斥着绝望与希望,他病态的笑了一下,慢慢的划下第一刀,还好,没有很痛,但是小小的痛觉刺激从皮肤上传至大脑,再传向全身,他闭起眼睛舒心的呼了口气,但随之而来的安心却连同着痛楚消失,他睁开眼睛,惊恐的看向小手臂上只是微微渗血的口子,张艺兴再划下第二刀,这次的速度比上一刀快多了,力道也加重了许多,这次的疼痛更明显的像薄薄的纱轻掠过身体,从头到脚的颤栗让张艺兴稍微放松了身体,他重重的吐了口气,整个人就像吸了毒一样,沉静自残的愉悦里,此刻他的感官像是被关起来了一样,只能够感知他现在正在进行的事,甚至连吴亦凡匆匆下楼的声音都听不见。

「艺兴...艺兴...艺兴...!」吴亦凡冲向脱力靠在墙角的张艺兴,看见他手里的刀子与手臂上的两道口子,他跪倒在地伸手想抱住少年,可张艺兴却在下一秒变了眼色。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打我...求求你…」张艺兴开始发抖,眼中泛着深不见底的恐惧,他推开吴亦凡的手整个人缩了起来,丢下刀子捂住了头,死命地往墙角钻。
吴亦凡痛心疾首的一把捞过男孩儿,不顾张艺兴的挣扎,掐住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

「兴儿...是我啊…兴儿...是我...是我...」
张艺兴睁大了眼,泪水不停地往下掉,挣扎的身子缓了下来,他定睛看着男人,原本毫无焦距的眼睛慢慢变得有光泽、湿润了起来。
「吴...亦...凡...」他喊出了名字,随后他便脱力倒进男人的怀里,原本紧绷的身子也舒缓不少。
「是我...没事的...没事...没事了」吴亦凡紧紧抱住张艺兴,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头发和后背抚摸,安慰少年。
一定和上次那个混蛋有关,吴亦凡看到被扔在一旁的手机,心里这么想。

「没事了...没事了...」怀里的人渐渐平稳呼吸,吴亦凡再次捧起他的脸,只是这次轻柔许多,他抹去张艺兴的眼泪,亲亲他的脸颊。
「我帮你擦药好不好?来,能走吗?我抓着你,慢慢来」
他扶起张艺兴,让小羊儿靠着自己往客厅走,顺便在那只亮着讯息的手机屏幕上用力踩了一脚,用力踩碎那些让他心肝宝贝恶心的文字。
男人打开壁柜拿出医药袋,牵起张艺兴的手,仔细地帮他消毒、上药、包扎,张艺兴静静的看着专心帮自己上药的吴亦凡,想开口解释什么,欲言又止又闭上了嘴。

「没事的,我明白」吴亦凡眼神依旧没有离开伤口,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止,说了这句话。张艺兴
愣了一会儿。

他垂下眼,咬住下唇,眼里满满都是愧疚与自责,眼泪盈满眼眶,嗒嗒的滴在吴亦凡的手上。
「艺兴,兴儿,还好吗?没事了没事了...」吴亦凡结束手上的包扎,又抱紧张艺兴。
「没有...没有...我只是...我只是...」张艺兴抱紧男人,把泪水都沾湿了吴亦凡的衣服。
他恨自己,恨自己的过去、恨周任、恨自己当时的无力感。
张艺兴闭上眼睛,感受吴亦凡的碰触和他身上的气味。
「没事了没事了,兴儿,没事了」吴亦凡耐烦的哄着张艺兴,用碎吻、拥抱还有让人心安的文字,浅浅淡淡,让自己身上裹着吴亦凡的气息,不久后张艺兴便睡着了。

小羊儿脸上未干的泪痕和紧皱的眉头还有紧紧抓着男人衣服的手都让吴亦凡知道他其实没有沉睡,只要有小动静就足已惊醒他。他稍使了力把张艺兴的手拉下来收进被子里,伸手抚平他眉宇间的纠缠与焦虑,温柔与宠爱全都集于一身,唯有他的眼底却是越多的深沉与冰冷,脑海里都是想着该怎么处理那个畜牲和怎么把张艺兴与过去的阴影切割的方法。

又过了一会儿,吴亦凡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走到狼藉的厨房里收拾残局,顺便捡起那只屏幕碎开了的手机。他找出了周任的电话,用自己的手机拨了号码。
吴亦凡走出门外点了一支烟,等待电话接通。


「周任,我想找你喝个咖啡,有空吗?」





-TBC-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