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罌粟

灣家人

对的人18







吴亦凡哄睡了张艺兴后,他穿好衣服,打开房间里的薰香,檀木的清香带着薰衣草的味道渐渐散了出来,再回头确认男孩的脸庞,白白净净的脸没了早上的泪痕,栗色的头发微卷,和脸一起埋进了浅灰色的枕头与棉被里,还有怀里抱着的霸王龙。

吴亦凡拿了手机帮张艺兴照了一张睡颜,沉睡的张艺兴如同天使,纯净且美好。他在洁白的额间印下一吻,便离开了屋子。

开着自己熟悉的路虎,他驱车前往自己的咖啡馆。



三点一刻,他推开大门,只见钟大和珉硕皱着眉头向吴亦凡使了眼色,有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坐在圆桌边,好像在等人。

吴亦凡眼一沉,指示橙包两人将门关起来,把open字样的牌子转成close。脱下风衣和围巾,走进那个神经兮兮的男人。



「吴亦凡?」他站起身,矮了吴亦凡一个头的男子抬头看向前面的人。

「我的名字不是你随便叫的」吴亦凡拧起眉头,眼里尽是不屑。

「张艺兴在哪?」他揪起吴亦凡的领子。

「与你无关」吴亦凡抓起周任非礼的手,转瞬一刻,他将男人的手反扣在后,把背对自己的头往下压到桌子上,周任闷哼一声,抬眼看向吴亦凡。

「我不会说第二遍,你他妈给我听好」吴亦凡并没有大吼,只是在他耳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哼...看你能说出什么屁... 呃..」

吴亦凡拧得更紧,抓起他的手带着身子又重重的撞向桌子。

「如果,你敢再打电话给张艺兴,敢再用任何方法找他,我也会用各种方法,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任何,和张艺兴这三个字有关的人、事、物,从此刻开始,都与你无关。」低沉的声线和带着威胁语气的言词让周任不寒而栗,吴亦凡加大手上的力道,力量大的让那畜牲以为自己的手要被拧断了。

吴亦凡非常非常生气,他认为自己现在还有办法心平气和的和他在这里说话而不是拖到后面的储藏间揍一顿,把他从前对张艺兴做的事情翻倍还给他,已经对他很客气了。一想到兴儿是被这种连人都称不上的东西给糟蹋,他就无法克制自己的怒意。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松手...」

「听懂了就赶紧给我滚出布拉格,这里到处有我的人,只要再让他们看见你,你也别想活着回到中国,听懂没有?」压抑着满腔怒火,他颤抖的吼向他。

周任听着吴亦凡最后的警告,原本都是一字一句慢慢的从嘴里咬牙切齿地嚼出来,最后直接吼在周任的耳边,他吓得全身一缩,回过神后便踉跄的挣脱吴亦凡的钳制,狼狈的跑出咖啡馆。

吴亦凡松松手腕的肌肉,到吧台边,看向橙包两人。

「那个虐待狂。给我一杯espresso」

「就是他?可恶我刚刚应该上去多补几脚的,居然敢伤害兴兴」金钟大义愤填膺的捶拳。

金珉硕没说什么,但他的眉头紧皱,心里也挺闷的。他们把男孩当成弟弟一样对待,所以当他们听过张艺兴的故事后,都十分心痛。



吴亦凡喝了一口,浓郁的咖啡香气让人异常放松。

他店里的浓缩咖啡在小区的评价非常高,没有一般咖啡的劣质苦味,喝起来像丝绸般的顺滑。每批豆子的个性都不一样,所以他并没有都用单一方式烘焙豆子,当然,每次喝起来的口感也有那么一点的有个性。

他看了时间,此刻张艺兴应该快醒了,他啜完最后一口,清洗杯盘,和钟大珉硕道别,再次开着车回到家里。



刚进家门,就看到张艺兴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也没扣扣子,抱着他的霸王龙蜷在沙发上,手上还拿着自己的马克杯。

吴亦凡挂好大衣和围巾,坐到张艺兴旁边。远看还好,近看却发现张艺兴全身上下只有那件白衬衫,让他喉头一紧,凑近小羊儿的脖子。

「你去哪了」张艺兴闪躲着吴亦凡的亲吻。

吴亦凡看着别过脸耳朵却泛红的小情人,知道他这是闹脾气了,他用力地从后抱住张艺兴。

「我去了趟咖啡馆,对不起,没先跟你说」男人放下身段,把脸埋在男孩的颈子,他嘴上说着道歉,手却不着痕迹的伸进敞开的白衬衫里,直接覆上有些抬头的小家伙。

「唔...」张艺兴身体一颤,他脱力倒向吴亦凡的怀里。

「原谅我...原谅我好吗...原谅我...兴儿,原谅我好不好...」吴亦凡一边手活,一边在男孩耳边说话,明明是富有诚意而且没有颜色意味的字眼,却被他说的非常煽情,让张艺兴全身上下都兴奋了起来。

「好......好啦...别再弄了...唔嗯...」少年全身都在颤抖,吴亦凡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一声娇气的吟唤,张艺兴泄在吴亦凡的手上,他拿纸巾擦掉,把瘫软的恋人重新抱紧紧。

「你最好了,都不生我的气」吴亦凡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在张艺兴脸颊上亲了一下,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相处越久,张艺兴渐渐发现吴亦凡有些时候并不像他外表那样的绅士,甚至有点幼稚的像小孩子,有时候故意使点小性子、有时候会躲在门后,等张艺兴进门后再一把把他抱起来扔到床上;有时候张艺兴也会有小任性,他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小心翼翼患得患失,他对吴亦凡卸下心墙,偶尔假装生气逗逗他、偶尔挠他痒痒、偶尔和他共享水乳交融的夜晚。当然吴亦凡也很乐意哄他陪他玩这些生活上的小情趣,就像今天一样。

张艺兴懒洋洋的躺在吴亦凡身上,冬日的暖阳洒在他俩身上,张艺兴从没觉得过得如此无忧无虑,他总觉得心里特别明朗。

「大龙」这是张艺兴帮他取的。

「怎么了?」吴亦凡偏过头。

「我怎么觉得,心情特别好?总觉得烦恼都不是烦恼了一样」张艺兴眼睛往上转了转,一脸疑惑的看向吴亦凡。

「那是好事,可你看起来不太开心」吴亦凡看着小家伙双手交叠在胸前,一脸困惑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我只是在想,我还有什么烦恼要烦恼」张艺兴又倒进沙发,他枕在吴亦凡的手臂上。

「何苦给自己找麻烦呢?你不是还要写歌吗」眼里闪过一丝阴影,吴亦凡一手揽着张艺兴,他亲了小羊儿的额角。

「对哦,我还要给鹿哥4首DEMO呢」说着说着,张艺兴就离开沙发,走向二楼。

看着他的白衬衫下两条细白的腿,还有因为透光而若隐若现的身躯曲线,他又拿起手机,趁张艺兴还没走远的时候拍了一张。

光线斜斜的打上张艺兴,让皮肤雪白的少年多了一些灵气。



吴亦凡忽然想起一段歌词。





对我来说你比天使还灿烂耀眼

如果有谁对你不义 我一定不允许



永远守护你 I'm eternally Love

为你挡下狂风 身为你的守护者

永远有我 就算世界都冷漠

每次你痛苦委屈 为你会把泪擦去

如果是你和我不管在哪里

天堂是随时和随地



exo-M angle.



-TBC-

评论(4)

热度(22)